十宗罪

作者:蜘蛛

    他要做九九八十一件善事,

    这是毕生的宏愿,这些都需要钱。

    钞票模板是个宝贝,但只有印出钱才能发挥价值,否则就是一块破铜烂铁。

    开设地下印钞厂,需要一个合适的地点。

    释延心提供了场地,寺庙后的山洞本是僧人闭关修行的场所,平时行人罕至,非常隐蔽,开印钞厂再合适不过了。他要做九九八十一件善事,这是毕生的宏愿,这些都需要钱。

    八十一步,步步生莲。

    他用错误的方式来做善事。

    水燕子这些年专门盗窃官员办公室,积攒了一些钱。她拿出积蓄,让小偷披风和钢蛋购买了印钞设备。水燕子对释延心念念不忘,一是出于旧情,一是出于愧疚,她这辈子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在一辆偷来的大卡车上度过的。那时候,她和释延心流浪于全国各地。

    她总是在想,释延心还俗之后,就会和她结婚。

    几个人为了各自的利益,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高工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,这个能造出飞机的农民不断调试机器,测试油墨和印钞纸,终于大功告成,印制出第一批钞票。

    高工对小偷披风说:“你去花钱。”

    小偷披风很快返回,脸上挂了彩,他说:“造的钱太假,一下子就被人认出来了,还给了我几拳头。”

    高工又印了一批钱,让钢蛋去花。

    钢蛋买了一个西瓜回来,这次,钱是花出去了,不过,路灯下卖水果的老太太眼神不好,甚至没有辨认钱的真假。

    高工销毁了这一批纸币,失败两次之后,第三次印出的钞票看上去和真钞没有什么区别。他带着钢蛋和小偷披风找了个豪华的海鲜酒楼,一顿胡吃海喝,结账的时候花了两千多元。收银员问他:“现金还是刷卡?”高工拿出一沓钱说:“现金,今天刚从银行里取的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眼睛发亮,看着那些钱成功地通过了验钞机。

    此后,他们又多次去酒店、老凤祥金店等场所进行消费测试,他们印制的假币都没有被识破。

    钢蛋对老婆说:“我不会再赌博了。”

    老婆说:“你以前也这么说过,不止一次。”

    钢蛋说:“这是最后一次,我找到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老婆说:“什么工作啊?”

    钢蛋说:“在一个印刷厂上班,管吃管住。”

    老婆说:“一个月工资多少呢?”

    钢蛋说:“厂里是按天发工资,我呢,一天能挣一百多万吧。”

    老婆说:“一百万还是一百块啊,我看你是喝多了,说胡话呢,一天一百块,一个月三千,我们省吃俭用也够了,只要你走正道,不再赌博,我这辈子都跟着你,和你一起照顾好孩子,把他养大。”

    钢蛋不再说话了,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一个人穷尽一生想要得到的,也许正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小偷披风、高工、钢蛋三人吃住在寺庙,早晨八点准时到后山的山洞工作,晚上也自觉加班。一个异想天开的农民,两个游手好闲的赌徒,他们体会到用劳动创造财富的幸福感。忙碌的时候,释延心和水燕子也会来帮忙。这是一个理想的山洞,没有厂长,全是工人,没有干部,都是群众,没有阶层之分,每个人都各尽所能。他们无人偷懒,无人在干活的时候抽烟,印刷重地,谨防烟火。

    很快,印出来的钱堆积如山,他们分成五份,给自己放了几天假。

    小偷披风偿还了欠下的债务,假币流通开来,引起了警方的注意。他在赌博时被画龙、瘦强、胖虎抓获,团伙中其余四人商议决定,要把小偷披风从看守所救出来。钢蛋找人买通了看守所一个送饭的犯人,向小偷披风传达了协助他越狱的消息。

    小偷披风自残,被送进医院,他打开手铐,跑到楼顶。

    高工开着自己制造的直升机营救了他,警方抓捕失败。高工和小偷披风买了一辆二手车,拉着现金,仓皇出逃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跑到外省,一个远房亲戚收留了他们。高工闲着无事,就把那辆二手车改装成了一辆坦克,或者说……一辆像坦克的玩意,看上去又丑又笨重。他焊制钢板,加厚车身,更换了发动机,把玻璃换成了防弹的,车顶上安装了可以旋转的炮筒。警方顺藤摸瓜,找上门来,高工叼着一根烟,驾驶着坦克横冲直撞,参与抓捕的警察被这钢铁怪兽吓住了,纷纷开枪,子弹打在坦克上,火花四溅,毫发未损。坦克跑上了街,一队警车在后面鸣笛追赶。

    高工指挥小偷披风装弹,命令道:“老弟,发射。”

    小偷披风说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坦克的炮筒缓缓向后转动,瞄准了警车,警车戛然停下,车里的警察哪里见过这种阵仗,一个个面露惊慌,犹豫着要不要弃车而逃。这时,轰然一响,射出的不是炮弹,而是烟花弹,这最后的一幕有点搞笑。

    高工说:“嘿嘿,老弟,怎么样,我这坦克属于半成品,还没造好他们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偷披风说:“我又要进监狱喽!”

    警车停顿了一下,随后加速疾行,把坦克包围……

    警方多方查找,一直没有钢蛋的消息,他可能带着老婆孩子去了某个偏远的小镇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,甚至有人声称,他们一家偷渡去了国外。

    水燕子也始终没有落网,这个被警方通缉多年的女贼狡兔三窟,练就了东躲西藏的本事。关于她,警方获取了最近的一条消息,某个金店临近下班的时候,一辆豪车停在门口,车上下来一位珠光宝气的阔太太,看上去有点苍老,这正是水燕子乔装改扮的。水燕子用大量现金买走了店里的一枚钻戒——一枚4.03克拉的铂金镶心形切割钻戒,也是店里最贵的商品。现金都是假币,但是成功地通过了店里的验钞机。警方后来展开调查,豪车是租来的,司机也不知道水燕子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司机和水燕子有过几句简短的对话。

    司机说:“你买这戒指,我猜,今天是你和老公的结婚纪念日吧?”

    水燕子说:“你猜错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说:“那是儿子结婚,求婚用的?”

    水燕子说:“是求婚用的,不过,不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司机说:“那我猜不出了。”

    水燕子说:“我呢,还是单身。”

    司机说:“对不起,我无意冒犯,不知道你是单身,你男朋友挺忙的吧?”

    水燕子说:“是啊,我等着他向我求婚。”

    司机把水燕子拉到一个商场,随即离开。水燕子走进商场的卫生间,一会儿,出来的不是珠光宝气的阔太太,而是一位身穿制服工装的女性,看上去九-九-藏-书-网像某单位的会计或者银行的女职员,她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,再也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释延心让水燕子归还钞票模板其实用心良苦,水燕子日后落网,这也算是立功表现。

    归还钞票模板是他做的最后一件善事。

    唐僧西天取经,历经九九八十一难,终成正果。

    这个和尚用那些不义之财做了九九八十一件善事,或为赎罪,或为忏悔,度己即是度天下众生。他让庙里的僧人给寒门学子发放学费,给绝症者施舍医疗费用,给穷山村修路。在一个花鸟市场,他让僧人买下所有的鸟,从笼中放生;在一个县城,他打听到一个因见义勇为落下伤残的年轻人,他送了大笔现金,并且叮嘱他不要存到银行里……

    他派出了十名僧人,有两名没有返寺,携款私逃。

    也许,不能用钱考验人性,因为人性经不起金钱的考验。

    他让好人有好报,让苦难者得到帮助,让绝望者产生希望。

    他念一声阿弥陀佛,被戴上手铐,进了监狱。

    风沙来,就走进风沙里。

    大雪下,就站到大雪中。

    和尚的一些话有些深奥,画龙、胖虎、瘦强三人和他喝茶时曾进行过辩论,但并没有占上风。

    画龙说:“他是一个犯罪分子,还是一个得道高僧?”

    胖虎说:“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坏人,也不能说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瘦强说:“这个和尚,就是一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他只是当年那个在河堤上救蝌蚪的孩子,土地干旱,荷叶如林,他把岸边水洼里的蝌蚪扔向河里,父亲问他:你救得过来吗?他的回答是:救一条,是一条。

    河流无处不在,莲花无处不在,河流与莲花,转瞬成空。

上一篇:第二十八章 盗亦有道 下一篇:第三十章 富豪警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