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宗罪

作者:蜘蛛



  老婆,葛丁对安琪说,咱俩得正式结婚,我要办个结婚证。

  安琪小姐彻底崩溃,痴呆似的说不出话,泪水再次滑落。葛丁像饥渴的狼一样舔干净安琪脸上的泪,然后用臭烘烘的嘴轻柔而怜惜的吻了她一下。

  葛丁站在一面墙之前,墙上写满了办证、透视扑克、贷款、复仇、发票等牛皮癣广告。

  他给办假证的人打电话,声称自己要办理个结婚证!

  我们无法得知办假证的不法之徒在接到这个电话时,曾经有过怎样的猜测,他们办理过各种各样的假证,毕业文凭,职称证件,身份证房产证以及营业执照,还是第一次接到办理结婚证的生意。

  葛丁说:我要带钢印的。

  办理假证的人:那得加钱,说实话,你们怎么不去民政局办理结婚证呢?

  葛丁说:多少钱都行。

  办理假证的人:你和你爱人叫什么名字,我这边应该怎么写?

  葛丁:先空着,名字我自己填,我现在还不知道我老婆叫啥。

  办理假证的人:您不是开玩笑吧?

  葛丁:我要办理一个结婚证,这是真的,我要和老婆结婚,真的。

  结婚证还没办妥,警察就闯进了葛丁的家。安琪小姐被解救的时候,这个要去日本参加国际时装周的富家小姐,此时正一丝不挂;这个要去布拉格吃冰激凌去夏威夷吃西米露的美人,正在吃一碗猪下水杂碎汤。被囚禁的这几天,她已经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,一个眼神呆滞、浑身脏兮兮、脖子里锁着链子的女人。

  葛丁从地窖内的入口跑进了地铁隧道,当天,地铁停运,警方出动大量警力全面搜捕,上级命令必须在天亮之前抓获,因为地铁停运会造成整个城市的交通混乱,损失和影响巨大。

  每一个地铁站的入口都有可能成为他逃跑的出口。

  警方对地铁站出入口都设置了警力严密布控。

  葛丁在隧道内如惊弓之鸟,他选择了另一条逃跑的方向——京郊体育场。我们在前面说过,京郊体育馆修建游泳池的时候,因为地陷缘故,不小心挖通了地铁隧道的竖井。

  天快亮的时候,葛丁发现了这个出口,他欣喜若狂,以为从这里可以逃出去,但是刚一露出地面,就被两个警察抓获了。

  这两个人就是包斩和画龙。在此之前,他们有过这样一段对话:

  画龙:你怎么知道葛丁会从这里出来?

  包斩:我想过了,如果我是他,也会选择这里。

  画龙:嗯,咱俩需要点好运气,耐心等吧,刚才副局长说,在猪场内发现了大量人的血迹,看来他把老婆孩子也杀了,只是不知道抛尸在哪里?

上一篇:第四章 巨人之观 下一篇:序 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