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宗罪

作者:蜘蛛



  苏眉迫不及待的翻到后面的几张照片,终于,她看到了安琪小姐,照片让她感到汗毛直立,一阵凉意从背后升起。这比任何事都使公众感到恐惧,一个女人好端端的乘坐地铁,然后突然失踪,就变成了照片上这幅囚奴模样。

  苏眉捂着脸,不忍再看下去了。

  安琪小姐被葛丁囚禁的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呢?

  最后一张照片,地窖内有一个粪桶,满满溢溢,装着排泄物和卫生纸……

  此案接近尾声,让我们打起火把,走进一个变态强奸犯的内心,那也是地狱的深处。

  中国人的优越感其实是建立在对他人的歧视之上。

  城市人歧视农村人,健全人歧视残疾人。

  葛丁没有娶到媳妇的原因很简单,他是一个残疾人,一个毁容者。

  几年前,葛丁从偏远山区“娶”回来一个媳妇。村里的很多人都猜测他的老婆是买来的,但是无人报警。葛丁谎称媳妇有精神病,为了防止逃跑,他就用锁链将其囚禁在地窖里。

  2008年,全国法院共审结拐卖妇女、儿童犯罪案件1353件,比2007年上升9.91%。这些数据仅仅是冰山一角,在灯红酒绿的都市之外,在郊区和农村,买卖妇女儿童的犯罪现象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。

  媳妇给他生了一个孩子,母子俩在地窖中生活,相依为命。那孩子并不是哑巴,但是他从来都不说话,由此可见他们的生活有多糟糕。这孩子也成为母亲地狱般生活的唯一希望。地窖中没有阳光,媳妇的皮肤变得非常白,很快又变胖起来,身材臃肿,就像是一头大白猪。我们无法得知这个家庭是否有过温馨的时刻,但是从母亲给孩子缝制的虎头鞋,以及织的毛衣上,可以看出即使生活在地狱里的人,也依然仰望着天堂。

  当葛丁确认媳妇不在逃跑时,偶尔也会让她带着孩子离开地窖,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坐一会。可以想象到,某个暖洋洋的春日下午,她坐在小板凳上,将儿子从左膝盖抱到右膝盖,紧紧的搂在怀里,母子俩都不说话,只是这么相依相偎。她的丈夫投来的是厌恶的眼光,她那日渐肥大的身躯,如果出现在村子里,会引起儿童的围观。

  整个猪场,即是他们的整个世界。

  有时,葛丁将一碗猪肉炖粉条,或者一碗大肠汤放在媳妇面前,恶狠狠的说,吃吧,喝吧,老母猪。葛丁心情不好或者喝醉的时候,会将“老母猪”揍一顿,而孩子就站在一边看着,苍白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  夫妻生活的真谛,其实是,睡在一起,但不做爱。

  葛丁的老婆生了孩子后,他对亲热的兴趣甚至还不如腌制猪肉的兴趣大。

上一篇:第四章 巨人之观 下一篇:序 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