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宗罪

作者:蜘蛛

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楼梯上爬下来,她的下身不动,双手套着拖鞋在地上爬着,这个女人的头发已经板结,耷拉在地上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。

  女人抬起头,肮脏的头发缝隙间露出一张黑乎乎的脸,她用嘶哑的声音问道:几点啦?

  声控灯随着保安的惊叫亮了起来……

  画龙和刑警队长赶到现场之后,弄清楚了这个女人的身份——房东的老婆!

  房东的老婆下身瘫痪很多年了,所以房东很少对外人提起,甚至告诉别人老婆去世了,在加上他平时吝啬小气,性格古怪,邻居也很少去他家,所以小区里的人大都不知道他还有个老婆。这个女人患有间歇性精神病,一天到晚的躺在床上,也许是出于对苦闷生活的发泄,她有时在半夜时分会爬出家门,在楼道里反反复复上上下下的爬,然而这个可怜的女人始终没有勇气爬出楼道,楼道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是恐惧还是充满着吸引力?

  画龙和刑警队长对房东家进行了搜查,房东老婆单独住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,没有床,地上铺着一张凉席,凉席上放着脏脏的难以辨别颜色的被子。画龙在房东儿子的枕头下面找到了几条丝袜,随后,画龙和刑警队长将房东和儿子带回警局,并让保安看着房东老婆。在保安室里,那女人渴了,在楼道里爬上爬下自然会累,她没有向保安要水喝,而是拿起一个杯子去马桶里喝水。由此可见,她平时是怎样喝水的,丈夫和儿子又是怎样对她。

  事后,经过警方勘察,两名女警房中杯子上的指纹正是房东老婆的,马桶里的毛发也是房东老婆的头发,这个患有精神病的女人很可能是拿错了钥匙,误入到两名女警的房间,总之她的种种怪异行为超出了常人的判断,使警方感到惊骇的是房东和儿子的态度。

  在审讯中,房东毫不掩饰的说:我没有杀人,我只想杀一个女人,那就是我老婆,这么多年,拖垮了这个家,苦啊,她为什么就不早点死呢。

  房东的儿子,这个脸色苍白的十四岁少年,面对审讯一言不发,只有苏眉在场的时候,他才会说话,警方看出了这点,梁教授故意安排苏眉单独和他谈话。

  审讯室是一个独立封闭的空间,安装有单向透视镜子,在外面可以看到审讯室里的情况。特案组三位成员以及浦江警方都在审讯室外看着,苏眉穿着一身白领时尚职业西装,黑色高跟鞋,黑色丝袜,房东儿子穿着校服,坐在桌子对面的审讯椅上,他低着头,时不时的用眼角余光看一下苏眉修长的双腿,随即把目光移开。

  苏眉:现在就我们两个人,可以和你聊会吗?

上一篇:第十七章 双面人生 下一篇:第十九章 女权主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