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宗罪

作者:蜘蛛

林中的那片沙地是最容易暴露行踪的地方,很显然,凶手也意识到了这点。沙地上有树叶拂过的痕迹,仔细辨认可以发现这是竹叶留下的,然而周围的竹子距离痕迹的位置较远,这说明一件很可怕的事情——凶手当时身上绑着竹叶,埋伏在这片竹林里。

  包斩说:当时,凶手很有可能穿的是白色的衣服。

  陈处长说:神了,你怎么知道凶手穿的什么衣服?

  如果凶手当时穿的是绿色或者黑色的衣服,那么在夜里也没必要使用树叶进行伪装。凶手的衣服即使在夜里也很醒目,所以他把竹叶绑在了自己身上。包斩因此推理分析,凶手很有可能穿的是白色的衣服。

  特案组感觉这次遇到了真正的对手,一个懂得伪装和埋伏的凶手。

  很多刑事案例中,狡猾的凶犯都会伪装自己。例如轰动一时的黑龙江鹤岗抢劫矿区工资款案,其中一名凶犯戴着假发,男扮女装,以此迷惑警方。张君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,张君和情妇在武汉武广商场开火锅店,长期观察附近的金店,用来掩护抢劫金店的行动。

  梁教授说:这个案子有意思,凶手身上绑着竹叶,埋伏在竹林里,用最原始的绳套陷阱杀人,抢走了一把假枪。

  包斩说:凶手明明知道不可能有人背着真枪走在路上,并且死者还穿着日本兵的衣服,当地人一眼就能看出死者是个演员,凶手知道是假枪,还杀人抢夺,这是为什么?

  画龙说:凶手很可能具有将道具枪改装成真枪的能力。

  陈处长说:有这能力干嘛不去抢劫哨兵的真枪,我们省内曾经发生了几起抢劫哨兵枪支的案子,不过,哨兵的枪内一般没有子弹,或者两人一组,实行枪弹分离。

  苏眉说:凶手制作陷阱需要时间,如果被任何一个过路人踩中,怎么办。

  陈处长说:我们在现场发现了凶手制作了两个绳套陷阱,距离不远。

  包斩说:死者总会踩上一个。

  梁教授说:很不幸,死者同时踩中了两个陷阱。

  根据物体受力原则,用力拉扯人体时,人体最薄弱的环节易撕裂。就像五马分尸,当五匹马拉扯时,两只上肢和头部会先被扯掉,剩下的就是两只腿和躯干了。当一条腿扯掉时,另一条腿就和躯干在一起,就无法分离了。

  特案组认为,首先得确定两点,才能分析出凶手的身份。

  一、凶手是临时起意随机杀人还是一场经过精心策划的谋杀,目的是不是抢夺枪支。

  二、这个绳套陷阱是如何制作的。

  梁教授布置了任务,他让画龙、包斩、苏眉、陈处长四人在竹林里各制作一个绳套陷阱。

上一篇:第一章 手撕鬼子 下一篇:第三章 愤怒青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