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宗罪

作者:蜘蛛

李青家是四间瓦房,机动三轮车停在门口。

  院子里有两棵树,一株是枣树,另外一株是香樟树。

  枣子最初如豆粒那么小,青莹可爱,随着时间而长大,果实累累坠在枝头,阳光的照射使得枣子由绿转红,拿竹竿子打落后,经过风干和晾晒,就成了干枣。

  后来,瑞雯把干枣塞入阴中,浸泡的圆润饱满之后,取出来给李青吃。

  李青是八零后,从进入青春期开始,他与别的男孩就有所不同。他喜欢蹲着撒尿,喜欢粉红色的衣服,像女孩子一样害羞敏感。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本健美杂志,趴在被窝里偷偷看,那些肌肉发达的男人让他面红耳赤,他用腿夹紧被子的一角,不停的磨蹭,觉得这样很舒服。作为一个男性,他从来都没有勃起过,他的内心深处里住着的是一个女孩。

  这是一个庞大而隐秘的群体,外人无从知晓。

  李青意识不到自己是一个TS,TS的全称是transsexual。

  他们穿着女性服装或是女性打扮,不是为了寻求Sex刺激,而是他们心里认为自己是女性。李青对自己的性别强烈不满,有一次,他拿着剪刀想要剪掉下身的小东西,却没敢下手。最终,他顺从了世俗的压力,和瑞雯结婚了。

  事实上,很少有人会在新婚之夜洞房,大多数人对结婚当天的感受就是一个字:累。参加婚礼的亲朋宾客至少有一半是自己不认识的,要面带微笑招待他们,要考虑到婚礼的每一个细节,身心疲惫,只想倒头大睡。

  瑞雯不是处女,之前谈过两个对象,她有正常的性需求。

  新婚之夜,尽管很累,但是瑞雯的兴趣丝毫不减,这可能和闹洞房时的性骚扰有关。很多地方的闹洞房就是耍流氓,瑞雯在结婚当天被很多人又抱又摸,无数双手伸到了她的婚纱里面。

  送走宾客,俩人上床,瑞雯用手拨弄着李青下面那软塌塌的东西,说道:你这也不硬啊。

  李青紧张的用手捂住下面,说:今天累了。

  结婚多年,李青和瑞雯都没有孩子,李青的阳痿疾患使得他在家里抬不起头来。瑞雯平时颐指气使,天天唠叨,经常向邻居数落丈夫李青的不是。李青在报纸上看过一则关于未来武器的猜想,科学家认为在未来的战场上,声音炸弹和声音导弹将会成为超级武器。李青对此深表赞同,他觉得老婆的唠叨简直让人无法忍受,但他始终逆来顺受,委曲求全。

  婚后那几年,日子过的很窘迫,两个人没有积攒下钱。

  瑞雯勤俭持家,特别节省,牙膏皮都要用擀面杖再擀一遍,挤出最后一点牙膏。每到下雨的时候,她会特意去赶集,因为这时候商贩往往准备收摊,售出的东西特别便宜。他们家平时吃素,很少买肉,李青却很馋,有一次,李青买了一只烧鸡,偷偷吃,没有吃完,因为怕瑞雯责备,说他乱花钱,他就把半只烧鸡扔到屋顶上去了。

上一篇:第十九章 养枣 下一篇:十宗罪1最后的凶手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