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宗罪

作者:蜘蛛

这个公园里卖淫的都是男性,他们穿上女装,戴上假发,专门勾引中老年人,孝城警方当场逮住了几个嫖客,带回派出所,民警告知实情之后,嫖客们才后悔不迭,大呼上当。

  警员翻遍了整个石雕公园,依然没有找到梁教授,他的电话也始终是无人接听的状态。

  苏眉说:我在想,梁叔会不会晚节不保。

  画龙说:晚节算个屁,只要人没事就行了。

  包斩说: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。

  那个短裙男孩穿的鞋子和凶手的一样,这也许不是巧合。梁教授心想可能会在他的住处发现一些线索,梁教授声称包夜,短裙男孩欣然同意,谈好价格后,短裙男孩推起轮椅上的梁教授。当时公园里一片混乱,警方忙着抓捕“卖淫女”和嫖客,谁也没看到他们俩人离开了公园,随后左拐右转进入了一片居民区,小巷里电线纵横,污水遍地。

  梁教授把手机静音,一路上暗暗记住路径以及门牌号码。

  他们走到一个破旧的居民楼下停住了,楼下有一排平房,都是储藏室。

  穿短裙的男孩用钥匙打开一间储藏室的门,说,到了,就是这里,我租的房子。

  房间阴暗潮湿,只有十几平米,电脑桌和床之间形成了一个过道,过道两端的墙壁上各有一面落地镜,梁教授注意到镜子上有吸盘留下的痕迹。床上散落着一些女性衣物,还混杂着男性衣服。床前放着一辆自行车,显得房间异常拥挤,梁教授紧张起来,认出这辆自行车就是死者老马的自行车。警方曾经做过走访调查,对老马丢失的同款自行车进行过拍照存档。

  鞋子一样,自行车也一样,这似乎说明,眼前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凶手!

  短裙男孩把自行车搬了出去,进来后,撕开一包湿巾,说道:不好意思,这里也不能洗澡,就用这个擦擦吧,总要讲究卫生。

  梁教授假装突然想起什么,一拍额头,说道:不好意思,我忘了关煤气了,家里还煮着饭呢,我得回去。

  短裙男孩刚坐在梁教授腿上,听到这话,气呼呼的站了起来,说道:怎么,你不想做了。

  梁教授说:放心,钱少不了你的。

  梁教授从钱包里掏出几张钞票,递给短裙男孩,说道:家里失了火就坏了,下次还找你。

  短裙男孩接过钱,犹豫了一下说:你不会是警察吧,不做就走,还给钱。

  梁教授说:你看,我都这么老了,还坐着轮椅,哪有这么老的警察。

  梁教授滑动轮椅想要离开,短裙男孩突然说:站住,你肯定是记者!

  梁教授摊开手表示无奈,说道:我发誓,真不是记者。

上一篇:第十七章 易装卖淫 下一篇:第十九章 养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