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宗罪

作者:蜘蛛

梁教授把警力分成三个小组,然后部署安排任务。

  走访组由画龙领导,以案发地点为中心,对孝城公园周边的住户进行摸排,对死者的家庭关系进行调查,笔录务必详细深入,这些繁琐的工作对案情进展至关重要,即使毫无所获,也能分析出此案是否由熟人作案。

  证物小组由包斩负责,该小组的工作难点在于没有证物,作案凶器是一块尖利的石头,随处可见,很难有实际价值。死者老马被奸杀,赤裸而死,证物小组要寻找死者的衣物以及丢失的自行车。凶手只遗留下两件东西,死者体内的精液和现场地面的鞋印,这些是调查的重点。

  苏眉了解掌握孝城近年来发生的性变态案件,查阅刑侦案卷,凶手男扮女装,在公共场所奸杀老头,此前很可能有犯罪前科。

  老局长说:这个案件不太好定性啊。

  梁教授说:尽管死者的衣物和自行车不见了,但是谋财害命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苏眉说:不是劫财,那就是劫色喽!

  画龙说:扯淡,劫色,一个干巴老头儿有什么姿色可劫?

  包斩说:死者老马人缘挺好的,老实忠厚,平时没有得罪什么人。

  老局长说:报复行凶的话也用不着强奸他啊。

  几天过去了,案情汇报会议召开,包斩的证物小组取得了新的进展,画龙和苏眉没有发现任何线索,梁教授在会议上表扬了包斩,批评了画龙和苏眉。

  画龙叼着根烟,闷闷不乐。

  苏眉说:这种变态很罕见的,上哪儿找去,我可是看了十年内的刑侦案卷,根本没有。

  梁教授说:扩大范围,查一下二十年内的。

  一名警员想了一下说:家母在法院工作,现已退休,有一次,家母讲了一个性变态案件。

  八十年代的时候,该市下辖的一个乡镇出现了一个性变态,这个男人四十多岁,有妻有子,亲朋邻里对他的印象都不错,一致认为他性格温和,是个好人。这个变态专门猥亵村里独居的老年鳏夫。他深夜潜入独居的老人家中,胁迫老人就范,用手和口强行为老人服务,直到老人排精为止。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排一次很痛苦,但碍于面子又不敢声张。这个变态于是屡屡得手,作案时间长达数年,平常人都不知其丑恶面目。

  梁教授问道:这个人现在哪里?

  警员回答道:后来被告发,正赶上83年严打,把他枪毙了,押着他游街示众的时候,路两边人山人海,我那时候还小,整个童年都被这个变态毁了。

  包斩的证物小组找到了死者的血衣,就在石雕公园附近的沙堆里,距离尸体不远。从现场来看,凶手随手折了一截树枝,用树枝将死者的血衣捅进了沙堆,随后掩埋。沙堆处也有凶手的高跟鞋鞋印,但是没有发现自行车轮胎痕迹,这说明老马的自行车没有进入公园,应该停在外面,目前不翼而飞。包斩根据现场遗留下来的鞋印制作出了蜡质和石膏模型,然后在市内的鞋店和鞋帽市场展开调查,他忍受着店员鄙夷的目光,购买了几十双与现场鞋印相似的高跟鞋,经过更为细致的对比鞋底的防滑纹理,以及鞋跟边缘处的细微特征,最终确定了凶手穿的是一双韩版红色鱼嘴式漆皮高跟鞋。

上一篇:第十六章 公园裸尸 下一篇:第十八章 短裙男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