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宗罪

作者:蜘蛛

特案组将侦破方向定性为情杀,庄秦夫妇和别人没有经济纠纷,但是夫妇俩人均有情人,庄秦还不止一个。因爱生恨的凶杀案例可谓数不胜数,中山市“2.5”凶杀案,犯罪嫌疑人张某因为妻子不是处女,用菜刀将其杀害,至今在逃;沈阳“12.15”杀人案,歌厅女子张某追随有妇之夫八年,因被抛弃,伙同姐妹杀害情人幼子。青岛“5.1”爆炸案,男子林某在前女友的婚礼上引爆自制土炸弹,死伤数人。

  庄秦和林六月的情人被列为重点调查对象。

  林六月的秘密情人张庆金下落不明,警方多次登门,均不在家。经过多方打听,得知此人前几天去了老家离婚手续,警方在电话里对他进行了传唤,并派出几名民警紧急赶赴他的户籍所在地,然而再次扑空,张庆金神秘消失,手机也关机了。

  从照片上看,张庆金戴着眼镜,是个文质彬彬的儒雅男人,有书卷气息,怎么也难以和变态凶手联系到一起。此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,淄州警方在张庆金的住址附近以及可能出现的落脚点,都设置了监视小组,24小时蹲守,一旦发现他的行踪就立刻拘捕。

  侦破工作全面展开,汇总而来的信息让大家对死者林六月有了初步的了解。

  无论是同事,还是亲友邻居,都认为林六月是一个奇葩女人。

  林六月年过四十,风韵犹存,给人一种贤妻良母的第一印象。这个女人非常自恋,总觉的强奸犯躲在暗处对她虎视耽耽,包里带着防暴喷雾器,虽然这玩意一次也没用过。她从不放弃任何照镜子的机会,无论是路边商店的玻璃,还是汽车的车窗,甚至一个水洼,都要去照一下,看一下自己的倩影。每天早晨对着镜子顾影自怜,孤芳自赏,她静静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觉得自己好美。她唯一的一次化妆,被镜子中的自己吓到了,从那以后,她时常对同事说,女人就该素颜,清水出芙蓉,浓妆艳抹的都是鸡!

  林六月从骨子里鄙视农民,瞧不起民工,她有点洁癖,遇到乞丐,会掩鼻快步走过。周末的时候她会抄写佛经,买一条草鱼或者花蛤去公园的湖里放生。有同事约她一起去跳广场舞,她会淡淡地说,不好意思啊,我要去练瑜伽。她觉得跳广场舞是一件没有品位的事情!

  林六月有个香港的朋友,叫做宝玲,宝玲的老公是个富豪。五一和国庆期间,她会消失几天,对同事说:我去香港和闺蜜一起看赛马,吹吹海风,这次还会在酒会上见到华仔呢。她的一条披肩,自称是香港买来的,花了多少欧元,但同事在市内的服装商场见到了一模一样的披肩。她有时会在办公室里给宝玲打电话,旁若无人的和闺蜜聊一些明星的趣闻,称呼陈奕迅为小迅,彭于晏为晏晏,她似乎和韩国明星李敏镐很熟悉,每次和闺蜜在电话里说起李敏镐,都会故作害羞。经过查证,她的闺蜜宝玲是不存在的,是她虚构出的一个人。

上一篇:第七章 切割肢体 下一篇:第九章 蚊香点火